西汉打击富豪伤及平民的钱币战争

2021-10-17 20:53:16 作者:
西汉的钱币战争经过这样几个阶段:
  
  1、汉朝建立初期,政府对融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是觉得秦钱太重不方便使用,令老百姓另铸荚钱,简单规定,一金为黄金一斤重。
  
  那些不守法令、惟利是图的商人囤积居奇以操纵物价,以致物价飞涨,粮价腾踊,米价涨到每石一万钱,马一匹价值百金。
  
  2、到孝文帝时,荚钱越来越多,而且轻,于是另铸四铢钱,钱文是“半两”,老百姓也可以随意铸钱。
  
  吴是个诸侯国,但它依铜山铸钱,富可与天子相比拟。邓通是个大夫,因自铸钱,财产超过了诸侯王。吴氏、邓氏钱遍布天下。百姓也乘机偷铸,数目很大。钱越来越多而且轻,货物越来越少而且贵。半两钱法定重量是四铢,而奸盗人等将钱熔化取铜,使得钱更轻薄,物价更贵。
  
  富商大贾蓄积财物,奴役贫民;前呼后拥,车乘百余辆;屯积居奇,封君对他们也都伏首低眉,仰仗他们供给物资。有的冶铸煮盐,家财积累到万金,而不帮助解决国家的急难,黎民百姓陷于重困之中。
  
  3、于是天子与公卿商议,另造钱币以足用,并打击摧折那些浮华荒淫的兼并之徒。
  
  采取三个措施:
  
  第一,以白鹿皮一尺见方,饰以绣文,制成皮币,值四十万钱,规定王侯宗室来朝觐聘享,玉璧的价值以皮币确定。
  
  第二,又杂铸银锡制成白金币。根据“天为龙,地为马,人为龟”的古语,把白金分作三品,第一品重八两,圆形,花纹为龙,名为“白选”,值三千钱;第二品重量较小,方形,花纹是马,值五百钱;第三品又小一些,椭圆形,花纹是龟,值三百钱。
  
  第三,命令县官销毁半两钱即四铢钱,另铸三铢钱,钱上标示的文字与重量相同。盗铸金钱的一律死罪。
  
  4、一段时间以后,三铢钱又不行了,重量小,容易从中舞弊,于是准于诸郡铸五铢钱,将钱背面四周加厚为钱郭,使人无法磨取铜屑。
  
  自制造白金和五铢钱以后五年,赦免官民因盗铸金钱获死罪的数十万人,天子没有发觉而被地方处死的,不可胜数。出赎金获赦免罪的有百余万人。然而犯了罪又出不起赎金的有一半人之多,当然不能免罪出狱。普天之下大约所有人都无顾忌地盗铸金钱了。犯罪的人太多,官吏不可能把他们全都诛死,于是派遣博士褚大、徐偃等人按照尚书诸曹职司的不同划分权限,巡察郡国,揭发、举报兼并之徒以及身为郡守、国相等职,却利用职权图谋私利的人。
  
  5、郡国有许多盗铸的金钱,大多不够分量,因而公卿请求命京城铸造钟官造赤侧钱,一个当五个,用于向官府缴纳赋税以及其他对官方使用的场合,不是赤侧钱不许使用。从此白金的价值降低了,百姓不再珍视它,县官下令禁止,仍无作用。一年多后,白金终于废止不用。
  
  此后二年,赤侧钱又贱,老百姓千方百计把它花出去,这对市场很不利,赤侧钱又废弃了。
  
  6、元鼎四年(前113年)汉武帝下令所有郡国都不许再铸钱,专门命上林苑三官铸造五铢钱。钟官负责铸造,辨官负责审查铜的质量成色,技巧官负责刻范,重如其文。汉武帝下令天下,凡不是三官铸造的钱币不许使用,诸郡国以前铸造的钱币全都销毁,把销钱得到的铜上缴三官。百姓铸钱的少了,因为铸钱所获利益还没有花费大,只有巧工匠和大奸商才有能力盗铸。
  
  由上观之,西汉的这一场钱币战争的经过,由四铢钱到三铢钱,再由三铢钱到五铢钱;其中还夹有白鹿币、白金币、赤侧钱等。铸造权最终由民间或郡县过渡到国家。其代价也是巨大的,不仅打击了富豪,也伤及了平民,是数十万人乃至数百万人投进监狱或死亡。说这是一场战争,一点不为过。
  
  西汉为什么会发生钱币战争?

  
  第一,科学技术落后。
  
  当时还没有发明印刷术,不可能使用现在的纸币。既然是易于制造的金属货币,那么造假必然出现。如今有了印刷术,由国家来制造纸质货币,同时设计多种防伪技术,造假的难度大,就不会出现当年的钱币战争。当然,现代也有货币战争,那是另一回事。
  
  钱币造假问题的彻底解决,最终还是靠的科技进步。
  
  第二,统治者放弃制造钱币这个管理国家的经济手段。
  
  西汉管理者不懂得掌握钱币对管理国家经济的重要,只规定了重量,却由诸侯或百姓任意去制造。诸侯、大夫掌握铜山,难怪吴、邓氏钱遍布天下;也难怪百姓将钱铸薄,熔取铜屑,再造更多的钱。
  
  “小人喻以利”,这是一条普遍规律。不劳而获,自己在家里就能造出钱来,何乐而不为?还要种田做什么呢?
  
  假如西汉政府一开始就宣布制币权归国家,并提高铸造技术,使诸侯和百姓难以造假(不按法定重量制造),不是能制止这一场钱币战争吗?
  
  当然,西汉建国初期,政府手中没有铜,铜在下面富商和百姓手里。但是,如果西汉政府早一点具有国家造币的意识,钱币战争的规模绝不会这么大。
  
  第三,西汉政府的对外战争使得本已存在的经济问题更加严重,钱币战争必然爆发。
  
  北方的匈奴多次侵扰西汉边境,甚至威胁到都城长安的安全;后来又有南越、东越的反叛。在这种情况下西汉不得不进行多次的对外战争。说白了,战争就是烧钱。军事装备要钱,军队给养要钱,打胜仗奖励要钱,钱从何来?盐铁被富商操纵,铜山被诸侯掌控,铸教造假钱者遍天下,官府穷得没有钱接待皇帝,太守自杀,矛盾已经激化到不能再激化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当然要向富豪开刀,算缗告缗运动出现了,钱币战争打响了,国家不断变换钱的统一标准,使你掌握的假钱没有用,而最终由国家收回铸币权。国家有钱了,仗也就能打赢了。
  
  有人把西汉变换钱的标准和最终收回制币权,说成是封建国家发的“横财”。这是误读。试问,任由富商高官囤积居奇,任由低于法定重量的假币泛滥,人民受奴役,军队没有装备,没有给养,没有奖励,对匈奴的战争、对南越的战争怎么打得赢?我们今天的国土又从何而来?
  
  总是说封建帝王是剥削阶级的总代表,但是当皇帝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一致的时候,皇帝也就是国家利益的总代表。比如,事关国家的领土主权问题,上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下至每一个人平民百姓都有捍卫领土主权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汉武帝在中国历史上所以被称为“千古一帝”,与秦皇同比,就是因为他多方面加强了中央集权,打赢了多场战争,基本上确定了中国疆域范围。
  
  相反,不顾国家利益,只顾个人的私利,侵吞国家财富,奴役人民,不上前线,投降卖国,才是民族的败类、人民的敌人。
  
  西汉的钱币战争是一个封建国家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有其不可避免性。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中国不会再有钱币战争了,而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可总结的历史经验教训很多,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